您的位置: 首页  精神文明

改革开放新一代:大学生“沉下去”触摸30年

发布日期:2012-05-31   浏览次数

●社会调查是了解中国的起点

●站在30年的节点上,新一代大学生从“体认”开始书写“责任”

清华大学李强:《乡村八记》

“青年一代深爱这片热土”

“一位二年级的大学生如此关心农村,实属难得。”2005年4月28日,温家宝总理在给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的回信中,这样写道。这位让温总理称赞的大二学生,是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李强。那年冬天,他利用春节假期,回家乡调查,形成长篇调查报告,一篇《乡村八记》,引起强烈反响。

第一记“一户农家的年收支明细账”中,李强详细记录了一个农民家庭一年的收支情况,第二记“村里的明白人”中,李强访谈了村里的老支书,了解村民生活、教育等情况。“改革开放以来,村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有提高,家家有电视,60%有电话,1/3有摩托车或是农用车”,同时“教育成本之高,已使大部分农家不堪重负”。

农业发展、县城中学走访、“青椒之乡”见闻……这八记,涉及乡村政治、经济和社会的方方面面。调查深入,文字平实,更难得的是,文字中饱含着对土地、对父老乡亲那份厚重的情义。正如范敬宜所说,这是“肯沉下去了解中国”。

【感 言】

社会调查,可能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青年人深入了解中国的开始。我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,会在深入社会后受到极大的震撼和教育,影响到我们日后人生发展的目标。 2008年的中国,发生了很多大事。我们青年一代深深地热爱着脚下这片热土,深深地为当今中国所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。——李 强

北大爱心社:留守儿童调查

“‘一角’的一角是开端”

“当你孤独时,你最想谁?”“你觉得自己优点多还是缺点多?”……45道选择题,41道问答题,2007年暑假,北京大学爱心社来到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班家湾村和龙一村,用一份调查问卷和一个深度访谈提纲,了解当地留守儿童的情况。

“孩子们和我们很亲近,是朋友式的谈心。”调查负责人李红梅说。

“两个月一次,一次2分钟”、“一共打了8次电话”,有两个孩子把和父母的联系情况记得非常清楚,他们希望和在外的父母保持联系。调查发现,在学习上,绝大多数被访的留守孩子对学习都充满主动性和积极性。留守儿童在独立、勇敢、自信和感恩等方面,表现较好,而在人际关系、安全感等方面,还有待加强。

北大爱心社成立于1993年,是国内第一家由大学生自发组织的志愿服务类社团,现有社员1100余人,分儿童、助残、校园、护老4个实践部组,每周志愿活动固定在16—20个。

【感 言】

30年的改革开放,更新着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,我们为这伟大成就而自豪。但要全面把握这个社会,还得冷静地沉下去了解更多。也许,我们看到的只是真实社会的一角,我们理解的更是这“一角”的一角,但这毕竟是一个有益的开端。——李红梅

复旦张兴瑞:关注“夹心层”

“接受改变现状的责任”

相对高收入阶层,要承受更大购房压力,同时又无法像低收入阶层一样享受住房保障政策,在一份名为《城市夹心层住房保障:路在何方?——基于上海青年白领的实证研究》的调查报告中,张兴瑞这样定义“夹心层”。

张兴瑞是复旦大学产业经济学系硕士研究生,2008年暑假,他通过对700多位35岁以下青年白领的调查,确定了青年白领基本住房需求资金总额、住房可支付能力,提出了白领住房支持的组合金融方案现状及改进。

张兴瑞的调查显示,青年白领未来购房的期望总价为123万元,购房年限为毕业后7年,购房金融缺口大约50万元。

据介绍,目前该课题已获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认可,研究成果将通过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送至相关部门。接下来,张兴瑞将完成青年白领住房需求模型的建构与实证演算及检验。

【感 言】

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想让身边的世界更美好,就必须先了解这个世界。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,促使我参与组织了5次农村调查、4次城市困难群众调查。我信奉一句话:“人生最重要的选择是:接受现状,还是接受改变现状的责任。” ——张兴瑞

人大朱佩娴:注目“户籍新政”

“用自己的眼光看社会”

一次媒体事件,让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的朱佩娴,对家乡的户籍改革制度,产生了浓厚兴趣,这就是2004年河南郑州“户籍新政叫停”。是什么导致这项措施在启动第二年就不得不停止?户籍改革方向何在?带着这些问题,她回到家乡。

通过走访政府官员,朱佩娴发现,“户籍新政”推行的主要动力来源于郑州市政府对城市发展的要求,但在对“城中村”燕庄村居民个别采访和结构式访问时,她发现居民对户籍改革并非很热心,而对户口的需求也主要集中在子女教育、找工作等与切身利益相关的地方。“政策的内容没有与民众的需求协调、统一。”在调查报告中,她下结论说。

在此基础上,朱佩娴深入思考了户籍制度改革的问题。“户口应该是中性的。户籍管理的主要职能是进行人口调查和统计,提供准确的人口信息。”她说,“驱除户口附加值,打破城乡藩篱,平衡各方利益应该是我们户籍制度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。”

【感 言】

“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,而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。”“80后”幸运且幸福,“80后”也肩负着重任与希望,我们更愿用自己的眼光看社会。

我常与朋友分享一句话:“建功立业,处处要从实地着脚,少计功效,便成伪果;讲道修德,念念要从虚处立基,稍慕声闻,便落尘情。” ——朱佩娴


|
Copyright 2011 华东师范大学党委, All Rights Reserved